果树栽培技术网(www.guoshuzhongzhi.com)已开通!
当前位置:果树栽培技术网 > 果树品种 > 柑橘树 > 正文

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种什么

2019-04-09 16:34:41 柑橘树

新京报讯(记者 张羽)4月8日,新京报乡村频道对市场上的草莓柿子、巧克力西红柿、绿腚番茄等高价生食类“水果西红柿”品种进行了介绍,这些当下季节上市的品种,以“偏甜口”居多。稿件刊登后,不少读者留言,继续吐槽市场上普通的西红柿“个头大、表皮硬、果瓤‘面’得很”,也有人留言说“不需要什么草莓巧克力口味,只要是西红柿原味儿就好!”那么问题来了,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什么味儿?记者继续进行了追访,发现国内目前有多达1078个西红柿品种,普通西红柿不好吃其实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。至于“原味儿”,不仅取决于酸甜度,果实中蕴含的少量挥发性物质对直观上的“好不好吃”也有重要影响。

 

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种什么

原味西红柿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
被吐槽的西红柿究竟少了什么味儿

 

草莓柿子、绿腚番茄,新京报乡村频道记者都曾经采购与试吃过,味道确实比较浓郁,口感鲜甜,但似乎离理想中的“原味儿”还差那么一点。在这个月的陆续走访中,意外的惊喜来自密云的一个村庄。

 

北京密云区的后焦家坞村,全村200余户村民,几乎家家有一片西红柿种植地。而随着这几年“原味西红柿”新品种在当地的引进,村子更是来了不少追寻“原味”的买家。

 

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种什么

在原味西红柿大棚里忙碌的王奶奶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
村民王奶奶是去年才首次尝试种植“原味西红柿”品种,记者在种植大棚中看到,相比市场常见的西红柿,这种原味西红柿品种的果实个头更小,大小与柑橘相当。其颜色也更偏向红色,而非市面上呈粉色的“傻大个”西红柿。

 

在味道上,王奶奶种出的西红柿,入口时的酸味加上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“西红柿味”更浓,果瓤也特别结实,酸味之后紧接而来的,则是清爽的淡淡甜味。村里已种植这种原味西红柿6年的齐女士则告诉记者,“买它的人都是图这个味道,炒菜当然挺好,但生吃肯定是最地道的。”

 

每斤售价25元,每箱4斤多能卖100元,相比市场上每斤4元到6元的普通西红柿,后焦家坞村的原味品种并不便宜,虽然价格与高档超市里每斤25元的“草莓西红柿”持平,但仍吸引了不少城里人过来采购。

 

焦家坞村齐女士介绍,村子里的原味西红柿品种是由农科院帮助引进,并最早在后焦家坞村进行种植尝试。相比普通西红柿,口感有差异的背后是,种苗成本也特别高。“一般这种原味西红柿的种子是两块钱一颗,以前我们种的西红柿品种,也就两毛钱一根苗。”齐女士表示。以她的110平方米种植大棚为例,单次种植需要约两千颗种子。每年9月栽种,来年1月开始从一茬果采摘,如今,村内原味西红柿已基本为三茬、四茬果。

 

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种什么

原味西红柿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
北京市种子管理站品种登记管理科专家表示,其实西红柿好不好吃,并不完全取决于糖分乃至糖酸比,果实中蕴含的少量挥发性物质,对人们在直觉上认为西红柿好不好吃起到了重要影响。“酸甜并非单一的味觉口感,在生食西红柿的过程中,通过咀嚼,西红柿本身的挥发性成分飘入鼻腔,激活了嗅觉,两者结合构成了完整的‘西红柿味儿’”。

 

“由于在现代育种过程过于注重产量、外观等商品品质,导致控制风味品质的部分基因位点丢失,这就造成了13种风味物质含量在现代西红柿品种中显著降低,最终使得西红柿口感下降。”

 

只种生食西红柿?那好多人就吃不起了

 

“个头大、表皮硬、果瓤‘面’得很”,这是很多人对目前市面上西红柿的吐槽。事实上,这是作为市场导向下的自然选择结果。

 

在20世纪70年代,国内的鲜食西红柿以常规品种和地方自育品种为主,市场就地消化,对耐储运、货架期长等方面根本不多考虑,还以皮薄多汁为主。90年代之后,由于南北方市场周年生产的需求,鲜食西红柿杂交品种更注重了耐储运、抗病性、抗虫害、抗逆性、产量高等方面,育种专家会着重改良影响蔬菜产量和外观方面的基因,食用口感由此降低。在西红柿生吃时,这种口感差异更为明显。

 

但耐储运、产量高的西红柿,真的那么不招市民待见吗?其实,很多历史都被人们淡忘了。现在的六零后、七零后,对几十年前的北京西红柿供应还有着深刻印象。那时候,北京本地产的西红柿确实好吃又便宜,但每年就春夏那么短短几天有大批量供应,因为不耐储藏,家家户户都在那些天里忙着做西红柿酱,而一旦过了上市窗口期,市场上就再也买不到西红柿了。

 

普通西红柿为什么不好吃了?原味儿又是种什么

原味西红柿大棚。新京报记者 王巍 摄
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guoshuzhongzhi.com/ganjushu/20190409/40367.html